無盡的走廊

這是第幾次了?這幾個星期里的失眠夜。

仿佛像入睡前的通行手續般,我在漫長沉悶的等候着失去效率的辦事處。

辦事處一個人也沒有,只有我自己。

等候的人沒有,接待的人也沒有,連應該要填些什么樣的表格、哪裡拿到表格、然后交到哪裡去我也不知道。

好像因為這樣所以我才無法入睡。

“喂!你們到那兒去了?”我大聲咆哮着。

回應我的只有彈回來我縮小后的咆哮聲。

我繼續等待。

世界上最折磨人的無止盡的等待也繼續的折磨着我。

我正坐着的皮革沙發沉沉的印着我身體的形狀,墙壁上掛着的禁止吸煙的牌子不斷的引誘着我把它拆下。

我走出辦事處,在走廊上點了根煙,香煙卻怎么也點不着。

我放棄了,把香煙狠狠的摔到地上,香煙躺在地上閉上了眼睛,然后竟然就沉沉的睡着了。

可惡!

我開始沿着走廊走下去,但走廊怎麼也沒能看到盡頭,當我回過頭來看時,辦事處已經消失了,換來的是另一條看不見盡頭的走廊。

要命了!

我只好沿着走廊無意義的走下去,就算沒有盡頭也只能這樣了。

每一晚都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