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2綜合站

1782官方網站

靈異話題

人皮鼓 – 泰国鬼故事


很久以前,泰国首都曼谷是一个歌舞升平的美丽城市,那里聚集着当时曼谷最出名的一些民间歌舞团。其中以金雁歌舞团为当时最有权威的艺团。老板金雁是一个著名的音乐创作人和舞蹈老师,在当时他也是最有威望的艺人老师。他有一个美丽的妻子和一个可爱的女儿。他们的女儿芹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是当地的小美女,所有的村民都认为将来她可以成为第一大美女。事实上,除了美貌以外,芹还自小就充分显示出了她良好的音乐节奏感和歌舞天分,这是让他的父亲金雁最为欣慰的。

在芹只有5岁的时候,他们家捡到了一个弃儿,9岁的田。田是一个畸形儿,至也许就是他被抛弃的原因吧。他的长相很丑陋,只有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不知道是没有张出来还是被他脸上多出来的一块皮给遮住了。总之,你只能看到他的一只眼睛,他的手和脚都好像是被滚油烫过一样,皮肤粘在一起,常年都是粉红色的,在粉红色的下面可以隐约看到肌肉和神经。那些肌肉和神经在这种病态的粉红色皮肤下好像是赤裸的一样,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可怕感觉。田是一个瘸子,他的一只脚也像是被滚油淋过一样,已经没有了脚趾,脚掌已经可怕地萎缩在一起。金雁是个善良的中年人,一直以来就是他们村里的大慈善家。看到这样的田,他义无反顾地把他收留了,并且给了他一个义子的名分。可敬这一家人对田都好像是自己人一样的对待。然而,慢慢的田由于自己丑陋的样貌被村子里所有的人耻笑,他开始自闭,渐渐的失去了说话的能力。那年他21岁,他的脾气开始变得很暴躁,常常无缘无故的乱砸家里的东西,并以他可怕的相貌去吓唬村里的小孩子。在村民和家中奴仆以及歌舞团团员的的投诉下,加上金雁自己也对田失去了信心,他们把田关在村后的大树林的一间小木屋里,平时限制他的行动,不让他到村里来,不让他回金雁家。只有芹知道,田心里有多苦。她同情他,芹称田为哥哥。于是,每天都是有芹给田去送饭,陪他聊天。田就只能静静地听,因为他已经没有办法开口说话了。他觉得只有这一刻他是一个正常人,是一个和大家都平等的人。他希望这一辈子就这样过了,就算要他在这个树林里老死,只要还能听到芹叫他哥哥,给他讲故事,送饭给他吃,就是这世界上最大的幸福。

然而,他的幸福也有到头的时候,即便是他所要求的幸福并不过分。芹终于有一天还是会嫁人,还是会成为别人的新娘,还是会离开金雁家的。田试图着不去想,事实上,他的智力也没有办法让他想得这样久远。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天竟然这么快就到了。由于金雁的名望,每年都会有很多的歌姬舞姬来他们家拜访。就在这一年,金雁家来了贵宾,他就是当时泰国最出名的歌唱家森。森是一个出色的少年,高大、英俊,嗓音柔美,对人彬彬有礼,可以说是一个绅士。芹和森就这样一见钟情。森邀请金雁歌舞团可以为他下一次的个人演唱作伴舞。金雁当然是一口答应。他们的那次演出是在泰国的皇宫里,为皇室表演。演出非常的成功,森的独唱,金雁为他编写的歌曲,舞曲,金雁的伴奏,以及芹的独舞,都让皇室成员们惊为天人。森和芹再一次被对方的才华所吸引,不可自拔地爱上了对方。金雁也看出了两人的情意,于是,很自然的就把芹许配给了森。

回到村里,芹按耐不住心中的兴奋,她想到的是到树林里把这个消息告诉哥哥,让他也为自己高兴。那天晚上,芹为田准备了特别多的好菜,特别多的饭。田很多天没有看到芹了,当他看到芹端来这么多好吃的东西,他高兴地狼吞虎咽。芹也高兴地看着哥哥,时不时提醒他小心不要噎着。芹美美地笑着,望着天空的星星,对着正在狂吃的哥哥说:“哥,我要嫁人。”田立刻停止了一切的动作,惊讶地看着正沉浸在幸福中的芹。芹没有察觉田的异常,自顾自地说着:“他是个很帅的男孩,很温柔,对我很好。”是的,能够配得上芹的只能是很帅,很温柔的男人,而我…,田心里这样想着。很快,芹的佳期就到了,家里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因为忙着婚事,芹已经很久没有给田送饭了,换成了家里的仆人,每次看到那个奴仆厌恶的眼神,田就什么都吃不下了。他开始预料到将来他将会是怎样,没有了芹,他的生活没有了方向,没有了快乐,没有了恬静。就在芹举行婚礼的那天,田终于偷偷地逃出了树林,偷偷地跑到了金雁家。家仆很快就发现了这个并不受欢迎的怪物,是的,所有的人都当他是个怪物。金雁下令抓住田,于是全家出动去追捕田。只有芹在那里大声地叫:“不要伤害哥哥!!求求你们!!”田听到了芹的声音,他告诉自己不能失去芹,不能让芹成为别人的新娘,无论那个人是谁,无论他有多么的优秀,芹只能是属于他,属于田的。力大无穷的田挣脱了所有人的追捕。冲着芹狂奔去,一把抱起芹,将她虏去了树林。

树林很大很大,所有的人都在寻找芹,新郎焦急地呼喊着。可是,没有人比田更了解这个树林,根本就不会有人找到他们。芹已经被他打晕,此刻正躺在他的怀里沉沉地睡着。天黑了,田抱着芹已经来到了树林的另一头,没有人会追到他们,没有人会听到他们的声音。芹醒了过来。她看着田:“哥哥,你想干什么?”田辛苦地从嘴里吐出两个字:“嫁我”。芹终于明白田把她虏来的目的。她惊恐地看着田,“不要,我不要,我只爱森。我只是把你当成哥哥。我只是同情你而已,我没有爱过你,我不可能爱你。你是这样的丑~~~”知道自己的口不择言,芹立刻停止了说话,因为她看到了田严重的愤怒。是的,她惹恼了他。他以为芹一直把他当成是正常人,他以为芹并不在乎他的样貌丑陋,他以为芹和所有人是不一样的。但今天,他亲耳听到这样的话从他深爱着的芹的口中说出。他绝望了,他愤怒了!!芹感觉到了他的愤怒,也似乎预见到了自己即将面临的灾难,她徒然地做出最后的挣扎,她转身想逃,突然她的手被砍了下来。然后眼前就只有一片黑暗。

500年以后,美丽的古董鉴定师灵买到了一个底价宝贝,是一个有500年历史的鼓。鼓面很细腻,声音也非常的与众不同,是个很精致的鼓,何况它还是个古董。灵很高兴今天的收获。她是个三分钟热度的人,没有多久这个鼓就可她家里其他的古董一样,被闲置了。然而自从得到了这个鼓以后,灵的生活开始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她时常在半夜里听到一种哀怨的女人的哭泣声,可是她又怎样都找不到究竟是谁再哭。潜意识里,她觉得声音的主人只有一种无奈和凄凉,她想着就算是鬼,也是一只不会伤害她的鬼。知道有一天,她带回了她的男朋友,久别的原因,令两人疯狂地做爱。终于都累了,睡了。半夜里,灵在迷糊间,又一次听到了那个女人的哭声,但是这次,哭声是这样能够的愤怒,隐隐约约,她还听到了很特别的鼓声。

鼓声似曾相识,但是她想不起来了。这鼓声充满了哀怨,听上去的感觉好像击鼓的人有着严重的偏执狂。哭声越来越愤怒,到最后似乎已经变成了痛苦的叫喊声。猛地,灵惊醒了。摸了摸自己额头上的汗,她知道自己在做梦。她转身看看身边的男人,然而床边上的人却不见了。她起身寻找,有种不详预感萦绕着她。厕所,客厅,后阳台,都不见,于是她来到了靠海的前阳台。一目了然,他并不在这里,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力量推着灵走向了前阳台的最靠海的地方,低头看,她看到了他的浮尸。

她知道有什么事正在发生,但是她无法解释。警察按例询问了她,她却什么也不知道,警察安慰着她,她却什么也听不到。结果被定为是失足落水。但是只有灵知道,其实并不是这样简单。所有人都走了她看到的是一只已经干枯了的手臂,准确地说是一只没有了手只剩下手臂的干尸。她告诉自己这是幻觉,她闭上眼睛,徒劳地以为这样就能把幻觉赶走。然而那只没有手的手臂,却还是实实在在地抚摸着她的头发,肩膀直至腰际。灵先是害怕,浑身发毛,那具干尸并没有停止动作,她开始愤怒。她大叫着:“我一定要把你找出来,我一定要知道你是谁!!你为什么要跟着我? 为什么要害死我男朋友?为什么要让我这样害怕?”她发了疯一样在屋子里寻找着,每一个角落她都不希望放过。家里已经被她弄得乱七八糟,所有的衣服,被褥,满地都是。终于她累了,她停止了折腾。坐在床边哭了起来。而“他”(“她”)又出现了,缓慢地在地上爬行。灵看到了她,又不知从什么地方来了力量,她想起了还有自己摆放古董的房间没有找过。她快速地穿过客厅,边大声叫唤着:“我一定把你找出来!!”她打开储藏室的门,一股寒意向她袭来。满屋子都充斥着哀怨,她的愤怒被瞬间瓦解,取而代之的竟是一阵心痛。

她缓缓地拨弄着堆积在一起的古董,直到她再一次看到了那个鼓。她轻轻地抱起它,仿佛害怕将它弄伤。带着无尽的爱恋和痛楚,她把它抱进了房间,把它放在床上。静静地看着她,那种哭声又响了起来,只是没有了愤怒,多了份平和。哭声充斥着整个屋子。而灵,没有了害怕,只有一种莫名的心痛。看着这个鼓,抚摸着粉红色鼓面,那种感觉似曾相识,好像她已经渴望了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却又像是个这一道不可通过的墙。突然间,不知哪里来的一种冲动,她想要撕烂这层皮。她尝试着用手撕,但是这层皮虽然柔滑,却有着想象不到的坚韧。于是,她从抽屉里找到一把剪刀,猛地一刀,她戳破了这层皮。她慢慢地拨开已经破裂的鼓皮,像是在进行一个神圣的仪式,像是在迎接一个期待已久的人,终于她在鼓身里开到了,那具干尸缺损了的手。她把那只同样已经干枯了的手从鼓里取出来,看着它,捧着它,她泪流满面。她闭上眼睛让眼泪肆意地流淌,当她再次睁开眼睛,身边的环境已经完全转变,变成了古时的样子,然而对于这样的转变,灵非但没有害怕,反而有一种熟悉和亲切的感觉。她抬起头,坐在她对面的竟是个和她长得一个模样的女孩。灵看着她流着眼泪,并且一发不可收拾,那种莫名的心痛又一次折磨着灵,那女孩伸出手,帮灵抹去泪水,很自然的灵抓住了女孩的手,贴在自己的脸颊上。
“不要在哭泣了,我终于找到了你,你也终于找到了我。”女孩没有开口,但是灵却清清楚楚地听到她的声音,还有她对自己的称呼:“森!”


原来,她是森,他是那个失去妻子痛苦了一辈子的森。她转世投胎,因为失去芹的痛苦和对芹忠诚的爱恋,让他每次投胎都拥有者和芹一模一样的脸带和身体,就是为了让他永远都不要忘记她。而芹,当她的手被田看了下来以后,就晕倒在河边溺水身亡,田将她的尸体火化了,却用了巫术把她的灵魂封住她的灵魂,田撕下自己脸上的皮,制成了这个人皮鼓,将芹永远封在里面,永远都不会和他分开。然而爱情毕竟是伟大的,爱情终究是可以战胜恶灵。虽然已经不能再投胎转世,但终于还是找到了深爱着的森。“森”,她拥向她 ……

感恩分享:
Translate